中国同妻家园网_中国同妻:那些嫁给同性恋的女人

时间:2021-09-08 00:01       来源: 未知
李银河说,“同妻成了最富中国特色的社会现象”。
所谓同妻,指的是同性恋的妻子,而广义上的同妻指的是所有和男同发生过关系的女性。
男同和异性结婚,怎么看都不可思议。起先我认为这应该是少数渣gay的无良行为。
但深入了解后才发现,找个直女结婚,竟是我国绝大多数男同的最终归属。
说结婚可能不太准确,这种“同直婚姻”里,骗婚才是大多数。
倘若只是骗婚也就罢了,可怕的是骗婚只是手段,传宗接代才是目的。
被骗的同妻们不过是广大男同用来隐瞒身份,对抗社会压力的一个挡箭牌,说得难听点就是找了个生育机器,或者叫免费代孕。
被骗的同妻们,除了要忍受无爱无性的婚姻,还可能面临艾滋病和性病的威胁。
由于无爱,暴力与冷暴力,同样高发。
恰好今天是世界反恐同日,我们来聊聊同妻。
沉默的大多数
每当我们说起边缘人群,总是不约而同地想到性少数派:男同、女同、女装大佬或者跨性别。
但随着广大网民的素质日益提升,大家变得越来越包容,公开出柜、在网络上发声的同性恋越来越多了。
弱势群体正在逐渐变得“强势”。
在这些弱势群体背后有着一群数量同样庞大,社会地位更低的群体,她们就是同妻。
有数据显示我国男同数量在2000万以上,而他们之中80%的人最终会结婚领证,甚至生小孩。
也就是说,我国同妻的数量预估已超过1600万。
这不是gay被掰直了,而是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得逞了。
来自百度gay吧
为了顶住各种社会压力,为了传宗接代,又或者单纯地想隐瞒自己是个同性恋的事实,于是骗个直女结婚,成为了最好也是最便宜的方法。
这当中,会有gay选择和les形婚,但这种方法,风险太大了。
要演一辈子戏,联合瞒住双方父母,还要面临催生的压力,实在顶不住。万一中途gay想要孩子了,les不同意,那不就露馅了。
来自知乎
而找直女就很简单了,只要伪装到位,有些男同的潜伏时间可以长达数十年。
有学者曾经做过调查发现,同妻中约有10%的人是在结婚10年以后才发现,每天睡在自己旁边的丈夫居然是个gay。
不要奇怪,为什么这些女人连直的弯的都分不清。
因为,同妻本来就是事先挑选过的,她们中的很多人都是没有过婚前性行为的,甚至很多连同性恋是什么都不知道。
来自百度同妻吧
就算知道了也没关系,他们可以演戏呀。
我们总说gay里gay气,但其实gay和普通人真没啥区别,尤其很多gay还健身,外表就是肌肉猛男。
这谁分辨地出来。
只要婚前这关搞定了,那婚后还不是,继续维持现状就好了。
找直女结婚就相当于找了个免费保姆,洗衣做饭搞家务,每逢节日孝顺双亲,最主要的是还能免费代孕。
来自百度同妻吧
这样的好事上哪找。
光就成本而言,男同们肯定也是优先选直女。
由于取向问题,男同对直女是没有想法的,但是为了传宗接代,他们会选择和妻子发生关系。之后就几乎不会再和对方有肢体上的接触。
为了生孩子,他们会十分粗鲁,忽略妻子的感受,甚至有些会出现婚内强奸的现象。
数据表明1/3的同妻曾遭受过辱骂和殴打,超过1/5的同妻遭受过不止一次殴打。
家暴听起来那么遥远,但对同妻而言,却是逃无可逃的伤害。
来自百度同妻吧
男同生孩子,怎么看怎么吓人。
为什么这么说?
MSM与艾滋
以前我们写过艾滋病友交流群,看过的应该还有点印象。
近年来,男同(MSM:man who have sex with man)贡献了我国艾滋近1/3的新发病例。
由于男男之间独特的结合方式,使得艾滋病的传染变得更加容易。而滥交是我国现阶段男同撕不掉的一块标签。
虽说男同并不等同于艾滋与滥交,但这个比例确实高的吓人。
前面说了,结婚只是男同们掩人耳目的幌子,有了这个身份之后,他们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在百度gay吧,我们可以看到大量诸如此类的言论,婚内约p对已婚男同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
而在网上发帖吐槽自己被传染HIV的男同,更是比比皆是。
你以为他们被传染之后,就会放弃结婚生子的想法吗?
不,得了艾滋后,一部分人表示很后悔,不该结婚,害了妻子,还害了孩子。
截图来自江浙沪地区艾滋病男男同性恋人群心理情绪与同妻关系相关性调查研究_张林
但这种良心发现的,并不是大多数。
感染HIV的男同里,只有一半人会告知妻子,其余的能瞒则瞒。
截图来自江浙沪地区艾滋病男男同性恋人群心理情绪与同妻关系相关性调查研究_张林
最让人气冷抖的是,这些患上艾滋的男同依然会与妻子发生关系。目的,自然是为了所谓的传宗接代。
在某个医生的论文里,有这么一个案例:
一个男同去检查的时候当发现自己得了艾滋,此时妻子已经怀孕7个月。然而他叮嘱医生,不要把自己得病的事告诉家属,孩子必须要生下来。
生尼玛呢,就生。
哪怕是有阻断药,也不能保证孩子百分百健康。
生下一个带有艾滋病的孩子,到底是要闹哪样。
可悲的是,在各种因素下,就算知道了丈夫的小三是男人,哪怕知道自己被传染了艾滋,依然有很多同妻不愿意离婚。
一切为了孩子
孩子是同妻最大的牵挂。
起初她们以为丈夫对自己冷淡是因为彼此了解不够、个人缺乏魅力之类,等时间久了一些妻子察觉到蛛丝马迹。
从各种贴吧论坛里,丈夫的手机里找到了证据。
但她们中的一些仍然认为性取向是可逆的,生个孩子,或许他就会回心转意了。又或者是,既然婚姻已经没有盼头,那就生个孩子陪伴自己。
然而,生孩子,只是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如果对方喜欢孩子也就罢了,有些男同甚至厌女。讨厌妻子,连带着讨厌女儿。
离婚是唯一可以救赎她们的方法。
可离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法律上遵循“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看到证据和拿到证据是两码事。
由于同性之间的婚外性行为并不构成婚外恋,假如对方提前删除手机里的同志软件,清空网络上的痕迹,你拿什么举证?
更何况,在孩子的判决问题上,有稳定工作的男性,拥有更大的优势。
有一项同妻生活调查中,女方净身出户或仅得到很少财产的占到3/5。
有些同妻害怕离婚之后,孩子会被丈夫养成下一个同性恋,这是她们恐慌却也无法放手的另一个原因。
在某些同妻交流群,有人决定认命。
丈夫除了不爱自己,其他一切都OK。那么离婚这条路也不是非走不可。
有稳定的经济收入,对孩子好,在生活上除了爱和夫妻生活,其他该给的都给了。
自己应该感到知足,毕竟就算换了下一个,也不能保证男人就不会乱搞。
在《不方便抽样中国大陆男同骗婚研究的方法论启示》的论文中,作者给我们展示了同妻生存的另一种境况。
从结婚到最后的搭伙过日子,一些同妻和自己同性恋丈夫走上了完全相同的一条路,婚内各玩各的,婚姻只剩下空壳,最后双双染上艾滋。
貌合神离的婚姻有继续维持的必要吗?
没有。
但是有妻子说过这么一句话:离开他,除了HIV,什么都没留下。
而因为同妻身份离婚的女性,想要开始新的婚姻,也同样要面临诸多阻力。二婚,对女性来说,本就不易。
若被知道前夫是同性恋,那么艾滋就会像一个紧箍咒一样成为她们去不掉的枷锁。
哪怕自己并没有感染艾滋,也依然会被人指指点点。
现阶段,我国并没有针对同妻权益保护的法律,低收入女性在离婚后如何维持生活,同样是件难事。
诸多因素之下,一些女性决定打碎牙齿和血吞。
这婚不离了,苦自己可以,苦孩子不行。
看到这肯定有人准备拿起键盘,开始对同性恋群体,尤其是男同开炮了。
比如辱骂、反对同性恋之类的。
然而,在我国同性恋研究之父张北川的论文里,曾明确提到,歧视同性恋与艾滋流行有明确关系。
在同时背负艾滋和同性恋的双重歧视之下,他们必然想要掩盖自己的取向。同妻依然是无法避免的社会现象。
你以为这个社会上弱者总是同情弱者吗?
不,事实是,弱者往往会向比自己更弱的人施暴。就像骗婚的男同把社会加诸给他们的压力转嫁到同妻的身上,让她们去直面各种风险与舆论。
来自豆瓣同妻在行动小组
1997年,我国法律正式免除流氓罪与鸡奸罪;2001年,同性恋从我国精神病名单除名。
同性恋不是病,得艾滋不是罪。
但明明是同性恋还要出来骗婚,就是错。得了艾滋还非要传宗接代,就尼玛离谱。
求求了,好好做自己的同性恋,不要出来骗婚害人好吗?
就让同妻到此为止吧!

中国同性恋网站,“花痴”夫妻的园艺小院爆红网络




  “网红小院”内花团锦簇,不少人慕名前去拍照打卡。

  庭院主人张志强和苏艳红夫妻。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五一”假期期间,我市一座被盛开的月季花墙环绕的小院突然在短视频平台爆火,成为“网红小院”,庭院主人张志强和苏艳红夫妻热衷园艺,花费6年时间潜心打造的小院如今免费对外开放,引来一波又一波的游客慕名前去拍照打卡。
5月11日下午,记者来到这座位于睢阳区宋城路汇豪天下小区一楼的“网红小院”,刚刚走到小区楼栋排头,记者就远远看到了小院边缘那一堵盛放的月季花墙,虽还是午休时间,已经有三五成群的市民站在墙外对着鲜花拍照。
“龙沙宝石、自由精神、詹姆斯·高威、小女孩、彩虹……”小院主人张志强向记者一一介绍了爬架上这些月季的品种。月季是目前小院夺人眼球的主角,特别是小院花墙上的藤本月季,花团锦簇、连片成瀑,非常有气势。据张志强说,这两套一楼带院的房子是他们2014年购入的,他们把这个小院以女儿的小名“阿喜”命名为“阿喜花舍”,前前后后约200平方米,角角落落都摆满了盆栽。
“我从小住在古城里。俺妈喜欢花,受家人的影响,我从小也喜欢种花。最初打造小院时主要是以藤本月季为主,当时很多品种本地市场还没有,都是跑到郑州等地高价买入。今年,我又大量栽种了朱顶红、百合、绣球等品种,这几样连片种植也是最出效果的。”张志强说。除了月季,遮雨花棚下的花架上一层层摆放的多肉植物也非常成规模。据了解,现在这座小院里总共有大大小小约300种植物,每年在培土、施肥等养护上要投入约六七千元,整个小院6年来已经投入约10万元,这才有了今天这种在短视频平台上的轰动效应。
采访中,慕名前来的客人络绎不绝。“来啦,来坐下喝茶吧,这有茶水。”花棚下,张志强的母亲笑眯眯地招呼客人。为了招待好客人,主人家还在小院设了桌椅、茶具,提供免费茶水等。门口的迎宾花道和进门处设置的秋千椅是来客最喜欢的拍照点,非常上镜,前几天某个时段因为来人太多,竟然一度出现了“交通堵塞”。
最初来这座小院参观的多是街坊邻居,今年5月初,一些摄影爱好者来到这里,将精心拍摄的视频、照片等在抖音等网络平台上进行传播,使得“阿喜花舍”爆红。“由于我自己的院子绿化得很漂亮,物业把门前的公共绿地也交给我负责,我把院子陆陆续续做好后,这两年又把门前的小绿地都整好了。俺小区的人都可高兴,说不用出门就有花看,还有不少邻居在我的带动下也开始对庭院进行美化绿化,大家经常互相交流。”张志强说。
日常打理300种植物是个体力活。邻居马敏经常没事就来逛逛,前段时间还帮着种下了一车百合种球。“这一家人真不错,非常有正能量,自己辛辛苦苦种的花让大家都来看,有这样的邻居真好!”马敏连连给邻居点赞,“我没有院子,现在也想种花,就经常来看看来玩,前几天帮他们种了一整车的百合种球,累得腰疼背疼,这才知道里面的辛苦。”
现在正值盛花期,张志强夫妻清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院子大门打开,迎接街坊邻居的游玩、观赏,一家人没事都来院子里帮着招呼客人,有时还要帮忙给来客拍照、拍视频。“有时候晚上到11点还有客人没走,我们都是等大家走了再锁门。月季盛放时节就这一个月,大家都来欣赏,来玩得开心,我们也开心。”女主人苏艳红说。
张志强说:“大家来看花都很文明,没有说谁伸手掐花据为己有的,还有不少花友带来自己家的花种、园艺用品等,互相分享、互通有无。”以花结缘、以花会友,一座小院,因为张志强和苏艳红夫妻俩的无私分享让广大爱花的市民不虚此行、一饱眼福,在花丛中留下一张张自拍,定格下美好的瞬间。
照片除署名外均由本报记者 崔 坤 摄

中国男同,洛阳一对夫妻档老党员与新中国同岁

Susie|作者
朴素的树、虫子|编辑
alex|图源
今天,壹心理和你聊聊“
95后丧偶式婚姻
”。
这两天,
石家庄一对95后确诊夫妻的行动轨迹,引起了网友热议。
妻子的行程是:
● 买菜、买水果、买包子、买馒头、买鸡柳
● 买文具修手机
● 带孩子看病
丈夫的行程就简单了:
上网+吃饭+宅家。
网友纷纷感叹:
这不就是当代丧偶式婚姻的缩影么?给自己找了个讨厌的室友,还不能换宿舍!
有人认为,早婚早育有弊端,会导致夫妻进入婚姻后,却还没有能力承担责任。
也有人觉得,挣钱,已经是对男人家庭责任的要求了;家庭内部事务,本就不是男人的分内事。
这对夫妻背后的故事我们不得而知,也不做过多揣测。
但不得不说,与之类似的婚姻现状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实在因为,
几十年来,丧偶式婚姻的局面从未改变,到95后了,居然还是这个样子?
95后都开始“丧偶”式生活了?
丧偶式婚姻到底对女性有多么不友好?
明明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但却好像活成了两条平行线。
女人负责带娃和家务,男人似乎只负责自己。
如果说,这样的生活也并非丈夫想要的样子,那这种婚姻状态可以说是双输的——没有人在关系里真正感到快乐。
即使2021年,丧偶式生活仍然普遍存在。
比如我的朋友95后小C。
小C由于意外怀孕,22岁就登记结婚了。
婚前,两人感情很好。没想到,婚后一起生活之后,就慢慢变味了:
● 老公开始对她的话充耳不闻,打游戏打到昏天黑地,也开始对她说话不耐烦。
● 两个人生活的相交点越来越小,甚至发展到除了吃饭,两人几乎都不会坐在一起超过5分钟,更别说陪她说会儿话。
● 后来,家务和带孩子的任务也“顺其自然”地落在了她的头上。
如果她和老公商量,他要么找借口不干,要么就是跟她吵,还把吵架的原因归到她身上,觉得是她找事儿!
小C也反思过,是自己的问题吗?是给他的空间不够吗?
但最后她发现,
老公想要的生活,就是家务她全包,他能继续坐享一部分单身生活的自由。
如果她提意见,就是她在闹在作,只要她安静接受这一切,两个人就能继续和平共处。
他认为婚后的生活,本来就应该这样。
但是小C知道,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在一次次争吵中,她一次次错愕:
他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小C回想起,老公家里,小时候,家里从来都是婆婆管家里大事小事,公公从不过问,而且婆婆也从不让老公碰任何家务。
老公都已经习惯了,回到家就有人自动承包了所有家庭事务,而他只需要顾好自己的学习。
耳濡目染的家庭氛围,再加上从小就没有承担家庭责任的习惯,自然,当老公有了自己的家庭,也容易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小C开始有些后悔。
看起来是两个人的家,却是一个人的孤岛

婚前她最看重的,只是两人是否足够相爱,却没有意识到:
关键时刻,所谓家庭责任感,对方的三观,心理成熟度才是重要的。
丧偶式婚姻,谁是罪魁祸首?
小C的婚姻,自然无法代表所有年轻人,但我们可以瞥到一些苗头:是什么导致了丧偶式婚姻?
我总结了3点。
a. “男主外、女主内”观念
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今天仍然影响着很多人。
在挑选结婚对象时,很多人首先考虑男方的经济实力,但是对他是否会分担做家务、带孩子不太关注。
丧偶式从婚前就埋下了引雷。
b. 原生家庭模式沿袭
就像小C的老公,上一辈父母的相处模式是男主外、女主内,下一代缺乏一个更开明的行为模式,就容易沿袭。
甚至年轻女性进入婚姻困境后不甘心,也会被妈妈、婆婆劝其接受——“我年轻时也这样过来的”,继续隐忍。
c. 伴侣的人格成熟度
但是老公个人怎么样,也很关键。
如果心理足够成熟,有独立思考能力,即使受老一辈和社会的影响,也会成居家好男人。
可见,改变一个社会和一个人的原生家庭很难,而选择一个心理成熟度高的伴侣,可操作性确实更强一些。
别人家的好男人是什么样子的?
难道就没一个好男人吗?
不是的。
知乎上,一个爸爸的分享,堪为男性楷模。
他有两个孩子,但做了以下事情:
● 每天照料孩子的梳洗及早餐,带孩子去托儿所;
● 每天做早餐给妻子吃,亲亲抱抱;
● 平日也做饭,自觉做家务;
● 孩子出生一个月,给他们洗澡,让妻子坐月子;
● 晚上跟孩子一起玩及梳洗,陪孩子说故事和哄睡;
● 独自照料妹妹(初生婴儿),換片、洗澡、喂奶等;
● 周末及假日单独带孩子出外玩;
要知道,这个爸爸人家工作也很忙。
有时客户紧急要求谈判,需要加班开会。
有时周末出差,陪不了家人。
但这个爸爸仍然会尽量在事业和家庭中做出取舍,不让妻子成为独自照料孩子的那一个。
虽然仍然是妻子承担了照顾孩子的主力,但这位爸爸也在尽力。
他说:
“我不能提供陪伴的数量,就只好尽力提供陪伴的质量。
我相信这一份努力,是打破丧偶式育儿困局的可行方法。
只要真心爱家庭,没有什么困难是不可能克服的。”
同时他还建议各位爸爸:
请放下「照顾小孩是妈妈天职」的落后(思想),
照顾小孩不是跟他玩一阵子,而是二十四小时、三百六十五日无间断地照顾孩子一切生理及心理问题。
你忍心让你爱人独自承担这可怕的工作及责任吗?
一个人承担是心身痛苦的,两个人共同承担则是同甘共苦。
虽然身体累了点,但反而促进夫妻关系,共同成为对方的战友。
这才是是妥妥的正能量。
真的,不做甩手掌柜的丈夫和爸爸,不知道会给家庭增加多少幸福指数。
对于男人来说,自己也会因为增加了付出和参与感,而和家人的情感紧紧相连。
这时,家,才真正连成了一个整体,而不是各为孤岛。
婚前擦亮眼睛
拒绝巨婴
说到这,在婚前就擦亮眼睛,学会鉴别一个足够成熟、有担当的伴侣,是不是很重要?
那么,如何鉴别出一个心理成熟的伴侣呢?
心理学者William C. (M.D.) Menninger 提出,心理成熟度包括:
● 爱的能力
● 解决问题能力
● 现实感
● 希望能力
通俗点,可以总结为5点:
成熟度不足的伴侣,倾向于用逃避、抗拒、忽略的方式回避问题。

心理成熟的伴侣,
1. 在对方表达不满时,能从中听出对方的需要,
2. 也能回应、共情到对方,共同商量解决办法;
3. 并且能够自我反思,
4. 也能自尊自爱,懂得尊重对方,
5. 用平和的方式表达、倾听和支持对方。
和这样的伴侣相处,你的付出可以被看见,你的诉求可以被听见,你的困难也可以得到对方的支持。
甚至不分什么你的我的。
两个心理成熟的伴侣,会
在婚姻中成为“我们”这样一个整体
,共同面对问题。
而不是一个整天带娃看病,一个赖在网吧里通宵。
写在最后
希望这对95后石家庄夫妻的轨迹,可能只是偶然。如果不是真的丧偶式婚姻最好不过了。
一位知乎网友曾经分享过,一个小孩子写给爸爸的作文:
这个小孩说:
“别的爸爸都带着他们的孩子去玩,你就叫我自己呆着。”
“你已经不是我爸了,你快是手机的爸爸了。”
童言无忌,却是实话。
也是很多妻子的心声:
难道嫁了人就该又当爹又当妈,当孩子的妈还不够,还要养一个巨婴丈夫吗?
希望有一天,「丈夫、爸爸,永远只是记忆里的一个背影」这种现象,会成为令人不可思议的历史。
妻子记得无数和丈夫相爱的画面,孩子记得无数和爸爸相处的片段。
家庭里的每个角色,都能体会到家里的关爱、理解与支持。而不是一个人累死,另一个人敲竹杠偷懒。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才是一个社会,夫妻的正常状态啊。
2021年了,人们注定要学会不断自省、成长,才能幸福。丈夫们、爸爸们尤其应该这样。
世界和我爱着你。
点个
在看
,每一位妻子都不该活在丧偶式婚姻里。
参考资料:
1. 知乎:「丧偶式教育」、「保姆式教育」在如今的家庭生活中普遍存在吗?
2. 知乎:如何从当下评价“男主外 女主内”的思想?
3. 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心理成熟度量表的初步编制
4. 微博话题:石家庄夫妻行动轨迹
- The End -
作者简介:Susie,嘴炮型早睡达人,一个“离经叛道”的深度思考者,新兴生活方式探险家。

健康家园网,洛阳一对夫妻档老党员与新中国同岁


这两天,家住西工区洛玻家属院的一对党员夫妻——72岁的耿清学和他的妻子崔茹正筹划一场特殊的出行,耿清学想在自己52岁政治生日那天,重回入党地灵宝。
耿清学和他的妻子崔茹  这两天,家住西工区洛玻家属院的一对党员夫妻——72岁的耿清学和他的妻子崔茹正筹划一场特殊的出行,耿清学想在自己52岁政治生日那天,重回入党地灵宝。
  这一天之所以对老两口来说如此重要,是因为截至那天,他俩的党龄相加正好为100年。
  10日上午,耿清学兴奋地告诉记者:“我俩入党时间都比较早,我入党比她早4年,我们处对象时就都是党员了。”耿清学说,他和妻子与新中国同岁,1975年经媒人介绍相识,在那个“车、马、邮件都慢,一个问候要等好多天”的年代里,在部队当兵的他和妻子只能通过信件互诉衷肠。
  崔茹回忆,和一般的情侣书信不同,耿清学写给她的信更像“思想汇报”。在他俩的44封家书中,字里行间更多的是两个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分享工作和日常生活,“他总提醒我不要忘记自己是一名党员,督促我要进步,在生活上不要与人攀比”。就连求婚也没有什么浪漫色彩,只有直白的一句——“我要转业回农村了,希望你能跟我回去一起干活”。
  崔茹被耿清学的正直和上进打动,下定决心嫁给他,虽然那时耿清学因家中经济拮据,仅买了两瓶罐头作彩礼。
  1976年,耿清学和崔茹结婚,在此后的几年里,二人世界变成四口之家,耿清学也回到洛阳工作。“老耿在家爱看红色电视剧、爱唱革命歌曲。”崔茹笑着说,别人家吃饭时谈论家长里短,他们家的饭桌上经常讲革命故事,以及耿清学对全家保持艰苦朴素作风的告诫,“我经常跟人说,我家是名副其实的党员之家”。
  工作中恪尽职守,汶川地震时带头捐款,退休后主动担任社区党员志愿者……耿清学说,他大半生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有的只是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在漫长生活中,一个个微小的凡人善举。
  转眼,他52岁的政治生日即将到来,他说自己的心愿就是回到当初入党宣誓的地方——灵宝故地重游。“时间过得太快,入党宣誓的那天好像还没过去多久,我就已经是白发老人了。”耿清学说,他和妻子与新中国同岁,截至今年,他俩的党龄相加正好100年,“这是一种缘分,更是一份荣誉”。

标签:

友情链接():